您的位置: 芜湖资讯网 > 历史

龙舞戮尊 第二百九十二章 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9:29

龙舞戮尊 第二百九十二章 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怎么样?”薛荷从怀中掏出手帕,擦了擦萧兮头上的汗。

萧兮绣着薛荷的体香,原本沉重的心情缓和了不少,“很麻烦。”

说了一句,萧兮转头一看,那三人早已经机智的跑了,至于剑,不知何时也已经不见了。

“去哪里了?”萧兮看着薛荷问。

在他们见萧兮全力以赴的时候,就已经跑了,薛荷知道事情不对劲,所以一直有帮萧兮留意,所以指了一个方向道“那里。”

萧兮一手抱住薛荷的软腰,大手一挥,打开了窗户,随即从窗户上跃下。

除了酒楼,便听见不远处火光震天,城墙处,血与火混合在一起,可怖的颜色被映射到了天空。

喊杀声不断,即便在这里都能够听到。

萧兮看了一眼,转过了头,现在所有人都在拼尽一切保卫家园,所以没有人进来,所以萧兮不能让他们前功尽弃,他必须斩草除根。

那三人,不能留。

原本这样的追踪是静静最擅长的,实在不行也有狼秋在,不过现在他的身边谁都没有。

哦,不,有薛荷。

“在那边。”薛荷道。

“你怎么知道?”萧兮虽然在问,脚下却没有丝毫犹豫的朝着薛荷指着的方向去了。

无条件的信任,即便不知道原因。

“我们主要修炼的就是精神力,依稀还是能感应到一些的。”薛荷白了萧兮一眼道,随即,摸了摸手中的虹音戒,道“而且这戒指,有增强我精神力的功效呢。”

萧兮有些自豪的笑了笑,肯定的,这可是当初师傅给小魔女弄并打造神器“小顽”用的材料,虽然被他精炼的只用了两种,但是也是选取作用最大的锻造的啊!

萧兮冲着,便见到远方三个黑色身影,冲去,却发现他们左转右转,最终绕进了一个小巷子。

“我怎么感觉他们在钓我们过去呢?”萧兮疑惑的问,但速度更快了。

他可不信就凭这些臭番薯烂鸟蛋还能翻了天不成。

薛荷想了想,只是给了萧兮一个线索“我有注意过,在这里不久以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升空而起。”

萧兮想问薛荷怎么知道的,但看那皱了皱的琼鼻,自己也动了动鼻子,顿时发现了,这里还残留着一些温度,以及硝石的味道。

“放出信号弹?”

“他们在城内有增援,这样过去会不会太冒险了。”薛荷咬着下唇问,要是以前她自然不会在意,直接冲进去连手都不用动就能迷的他们乖乖投降。

可现在实力被封印,她是一个拖油瓶

!这样的感觉让她真的是太难受了。

萧兮当然知道薛荷这话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他们跑不了,我还没用全力呢。”

萧兮说着,瞬影百幻冲进了巷口。

一闪身,已经没入了黑暗之中,可到了这里,萧兮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没有问出口,身后就已经有声音响起“师兄,就是他跑了,他有可能是预言中的人。”

“预言中的人吗?”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就他这样?”那人语气很失望。

萧兮很生气,道“什么叫就我这样?我这么英俊潇洒孔武不凡,难道不配做你们预言中的人吗?等等你们什么预言啊?”

“师兄,出手吧,我看不下去了。”有一个人痛苦的道。

“等等,先把话说清楚。”萧兮道。

“你说,我们听着,反正你跑不了了。”那个人很自信的道。

萧兮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自信,他是四级后期的修者,但是看那那么自信萧兮很想揍他一顿然后在他耳边大声告诉他跑不了你奶奶个腿!我四级初期在你面前跑你都拦不住好不好!

“首先,我路过山谷的时候是你们先对我出手的,我没有找你们算账对不对?我这个人很宽宏大量对不对?”

没人理他。

“然后,我到这里你们还要不依不饶来刺杀,这叫什么?恩将仇报?不识好歹?不识好人心?你们这样很不对不起我对不对?”

“都说了事不过三你们又来第三次,找人过来堵我还说我跑不了,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这个人很宽容,只要你们磕头认错,并且自废功力,我就原谅你们,这样大家以后见面还是朋友,对大家都好对不对?”

“师兄,让我上去废了他。”一个萧兮没见过的人冲出来,应该是跟着这什么师兄新窜出来的。

萧兮太气愤了,我好不容易以理服人一次,你们怎么可以不理我呢?太不尊重人的劳动成果了!

“就算要打我也要让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打我啊,更何况你们现在要杀我,就更应该让我死个明白了是不是?”萧兮又说。

那师兄嘴角抽搐“我们要杀你俩祭剑。”

“就这样?”

“就这样,你去死吧!”那人挥剑,冲出,剑气纵横。

是个高手。

这是萧兮的第一印象。

然后,“孽障!祸及平民百姓,一直生灵涂他,又伤我师兄!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擒住你们给天下一个交代!”

说着,一把飞剑冲出,同样剑气纵横。

那师兄的剑,血光弥漫,这一剑,圣光缠绕。

一正一邪,交错在一起,发出金石交错的声音,挠人耳膜。

萧兮也不顾的这臭屁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冷哼一声,放出了一层护罩,挡在了有些受不了这声音的薛荷面前。

“轰。”

两把剑一触即分,不过明显那圣光剑功力不足,硬是被击飞了出去。

这时,萧兮发现身后的天空上,一行五人脚踏飞剑,白衣飘飘,宛若仙道中人,端的是潇洒飘逸。

只不过五人都是怒容满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黑衣人,眼中充满红血丝,其中深仇大恨可想而知。

“哼,一群手下败将,当初那人拼尽全力救你们一命,你们能逃出生天就该少烧高香了,是怎么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师兄嗤笑道。

那些白衣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想争辩却开不了口,只有最前方的两人,一人满脸不屑与轻蔑,道“战胜他,你未必能战得胜我,来吧,今天我要用剑为我那不成器的大师兄讨一个公道。”

男子说着,从空中跃下,手中银剑朝前一刺,白色光芒闪烁,残影不断,一剑千影。

“哼,花哨伎俩,去路边表演杂技,倒是可以卖个好价钱。”师兄嗤笑着,手中剑一挥,深蓝色巨剑只横空一划,一道剑气纵横,便将那千影千剑尽数击碎。

白衣男子冷哼一声,手中持剑再次冲上,一步十剑,速度快到极致。

看在萧兮眼里,却也是错到极致,一味求快,以为快可以弥补一切,其实某种角度上来说真的可以,但是真的太苛刻了。

用快来弥补一切?

这需要快到怎样的一种境界啊。

将一些漏洞,一切错误,一切破绽全部弥补。

让你的对手看到你的漏洞,你的错误,你的破绽,却来不及抓捕,这些就已经一闪而逝。

这是多么理想的进攻状态。

某种角度上讲,这是无敌。

但萧兮知道,这真的太苛刻了。

他不知道他的瞬影百幻到最后可不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但他知道,与天虚步法,做不到。

修罗秘典中也没有记载瞬影百幻最强时如何。

但萧兮知道,这种理想状态并不存在于实战之中,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存在,即便是他都做不到,否则,他还这样大费周章的学习剑技,练习剑技做什么?

连他都做不到,这个白衣男子,这个刚刚进入四级后期,根基不稳的白衣男子,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嗖。”第一剑,他的步伐乱了,只一剑便被破了状态。

他从此失去了主动,战斗的节奏被师兄主导了。

师兄甚至没有真正刺出第二件,就像猫在抓住老鼠后总要戏弄一番一样,他现在就在戏弄那个白衣男子,他总是放出自己的破绽,让他以为有机可趁,然后一步步将他引入到绝望的境地。

无声无息。

甚至现场,没有几个人察觉,都以为是那白衣男子在占主动。

空中的几人察觉到了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大师兄虽然等级不如这家伙,可是胜在根基扎实,基本功踏实,踏实到一种连四级后期的师兄短时间内都找不到破绽的地步,但仍然落败了。

这个凭借丹药硬提上来的家伙,难道真的比大师兄还强?虽然他是这一届的精英,可是谁都知道这只是为了给他镀一层金和给他历练的机会罢了。

毕竟大师兄之前已经带队出去过一趟,积累了足够的名望和经验了。

他们也是。

萧兮看出来了,薛荷也看出来了。

但他们默契的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短时间那白衣男子没有事,萧兮被那暗地里的人得到了那么多消息和资料,他当然也要知道他们的一些事情。

这样才公平嘛。

萧兮是这么想的,他也在这么做,从那师兄猫戏老鼠的时候,他看到那家伙因为没有集中注意力,留下了不少破绽,也大多确定了该如何对付他。

于是他准备出手了,但在这时,师兄也出手了,一把剑横空威劈,剑气凌厉。

地上的白衣男子大惊失色,空中的那几人大惊失色,甚至有一人直接冲了上来。

他知道这白衣男子对于门派的重要性,也知道他对于这次任务的重要性,所以他义无反顾的冲了上来,挡在了那白衣男子的面前,速度快的让所有人吃惊,甚至让他自己吃惊。

所有人睁大了瞳孔,空中几人凄厉大叫“师兄!”

身后那人也充满了不理解,能这么快冲到自己面前来,只有一种可能,他没有犹豫,为什么他会没有丝毫犹豫的冲过来救自己,为什么?

师兄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剑势更甚。

那人提剑挡在胸前,想要尽力而为,却听见熟悉的声音响起。

“当初就说你太冲动,怎么到现在你还是这样,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

女人小便异味吃什么药
脑梗塞这个病严重吗
宝宝发烧打冷颤危险吗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