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资讯网 > 历史

永恒废墟 第十章 来吧!宝贝儿!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7:36

永恒废墟 第十章 来吧!宝贝儿!

大致估算了一下狼王和自己的距离,李尔稍稍按捺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那头在月光下威风凛凛的巨狼实在是太特么符合哥特式的黑暗美感了啊,让他忍不住就想骑上它在月光中奔驰,再配上劲爆热血的拉美足球音乐,光是想想就要忍不住热血沸腾了。

先让你蹦跶一会儿,李尔心里恶狠狠的想。

那头可怜的魔兽显然没有意识到它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此时的它是狼群中的王者,月光下的领袖,绝对地位带来的威严让它对属下们不给力的进攻非常的不满意,这片该死的沙漠不仅对于人类充满恶意,展现给它们这些自然宠儿的一面同样是荒凉贫瘠。

食物越来越少了这让它不得不在下午的时候忍着恶心吃掉了几大条沙虫,直到现在它都觉得自己的胃袋里还残留着那种粘乎乎鼻涕一样的东西。

我要吃肉!虽然它不能说话,但是它看向李尔等人的眼神分明就是这种言语。

它抬起硕大的头颅发出一声长嚎,月光下红色的双眼反射出一种奇异的光泽,原本围绕在它身边的那些野狼见了都远远地退了开去。

领袖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领袖的怒火就如烈焰狂澜,既然领袖发话了,那么也就没有它们这些小喽啰什么事了,遗憾的是打架狗腿子先上不管是在人群还是兽群都是万古不变的真理,所以巨狼吼完之后还是站在原地,但是感受到王者之怒的那些野狼们却都像是打了宫保鸡丁一样不要命地向德普等人扑去。

李尔心里对这种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的行为非常不齿

永恒废墟  第十章 来吧!宝贝儿!

,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头巨狼离他足足有两百米,而他现在精神力能锁定的范围连其中的一半都不到,虽然十分想从口袋里掏出个精灵球丢过去但是他明白自己做不到,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那头畜生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外耀武扬威,还要小心翼翼的不敢暴露了自己。

德普等人的情况不是太好。

重新扑上的狼群更刚才比起来凶悍了太多,一连数波正面硬刚加偷袭全然都是不要命的打法,杀完这一头还有一头,杀完这一头还有三头,没完没了的狼海战术让几个战士苦不堪言,只是三两分钟的功夫就已经是人人带伤,唯独古伊娜仗着有斗气的支撑稍微好一点,但是看她剑刃上越来越弱的光芒显然也不能坚持的太久。

“吉米、库尔德!开一条血路出来让李尔少爷骑马先走!”

直到现在德普还以为李尔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有钱人家少爷,既然接了这个活计对方又救了古伊娜的性命,不论如何也不能让金主交待在这些畜生嘴里。

听见德普的怒喊李尔感到一丝愧疚,但是他张了张嘴唇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现在还不到出手的时候。

这跟他内心的欲望无关,如果贸然惊动了狼王却不能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那么后面他们肯定要面对狼群无休无止的报复,这种情节在沙漠中并不鲜见,李尔在前世的动物世界里也看了很多。

狼是很记仇的。

何况不能否认的是,李尔实在是很想要这头拉风的魔兽当坐骑啊。

吉米和库尔德听见德普的话只能苦笑摇头,被无边黑暗笼罩的沙漠此时根本就辨别不了方向,别说道路就是想找到一点参照物的轮廓都困难,何况在这茫茫夜色里一个落单的孩子就算有马匹的助力,又怎么能跑得过饿红了眼的狼群,德普这分明是关心则乱了。

但他们也没有任何要反驳德普的心情,面对着汹涌如海浪一样扑上来的狼群,二人只能奋尽全身力气把手中的大剑抡出一个又一个的半圆,剑锋划破夜空的声音加上剑锋斩入骨肉的声音代替了他们的回答。

被霜月冷却了的沙地上沾染了越来越多的滚烫血液,然而晚风吹动沙丘,几个眨眼的功夫地上就变的什么都没有。

乱世人命不如草芥,狼命也贵不过狗。

五分钟之后狼王终于忍受不住了,一百多头野狼围攻几个人类效率竟然差到这种地步,真的是令狼发指,人类这个物种它以前又不是没有吃过,除了肉酸了点骨头硬了一点哪里有这么难搞,哦对了肠子一定要拖出来扔的远远的。

狼神在上,它这辈子都不想再感受那里面奇臭无比的粪便味道。

当狼王一个箭步就向前跃出快五米的距离之后,李尔的眼睛里也闪起了点点亮光。

“来吧!宝贝儿!”

在李尔激动不已的盼望之中那头银色巨狼迅速地拉近了和众人的距离,月光追随着它银色的皮毛,凉风吹在它的身上,就像一个从遥远的沙之国度降临人世的王者。

一百五十米,一百二十米,八十米,五十米......

“翻滚吧!红太狼!”

浓稠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浅蓝色的光芒,然后就像流星一样朝着疾奔而来的狼王砸去,突然出现的巨大凶险让巨狼浑身毫毛倒竖,它怒吼一声在空中强行扭身,险之又险的从那道蓝光旁边滑了过去,但是魔法神箭所凝聚的波动依然擦中了它的皮毛,在它的左腹下留下一条浅浅的焦痕。

“嗯?”

“翻滚吧十万伏特!”

没有想到这头看起来傻啦吧唧的畜生居然还有这样的智慧,但是一次失手后李尔显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巨狼的前爪才刚刚落地,第二道魔法神箭就朝着它的脑袋笔直射去。

狼神的眷顾也是有限的。

一声惨痛的哀嚎之后那头巨狼在月色中晃动了两下身体,然后头顶冒着青烟缓缓倒了下去。

树倒猢狲散,普天之下皆真理。在银色巨狼被李尔击倒的第一瞬间围攻众人的野狼瞬间就恢复了理智,然后一头黑色的稍大野狼对天嚎嚎了两声之后如潮水一般涌来的狼群也同样像潮水一般退去,几个眨眼的功夫所有的野狼就都消失在了沙丘之后,如果不是夜风中还飘扬着浓重的血腥和一地的尸体,月光温柔的就像这场杀戮从来没发生过。

世界如此美好。

“李尔先生,你是个魔法师?”

古伊娜的声音从李尔背后传来,不用看李尔就知道她的眼里此刻一定装满了小星星并且对自己崇拜到了骨子里。

可是吉米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这位先生,作为一同冒险的队友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不应该瞒着我们,而且为什么你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一开始不出手非要我们去冒险?你这是不尊重我们的生命!”

虽然李尔很想在骡车上捡一块木板敲敲对方的脑袋告诉他本老爷并不是你的队友反而是你的金主,另外也没有任何规定要求我在雇佣你们的时候需要表明魔法师的身份,但是看见德普沉闷的眼神之后他多少还是觉得有点愧疚,于是转身走向狼王不想再发表任何言语。

“他付了钱,也救了古伊娜的性命,并且在最后关头出手打倒了狼王,却并没有义务向我们说明或者承诺什么,佣兵法则和所有协议里也没有这一条。”

莉娜走过来拍拍吉米的肩膀,后者却烦躁地甩开了她的手,他很讨厌这个少年老爷,从他站哨的那一晚看见古伊娜坐在对方身边有说有笑的那一刻就开始讨厌,并且现在越来越讨厌。

但是他只是一个卑贱的佣兵,除了一把廉价的大剑之外连斗气都没有,而对方不仅身家丰厚此时竟然还套上了一层魔法师的光环,这让他在面对自己讨厌的这种情绪时都觉得快要卑微到尘埃里,转而又发展成不可抑止的憎恨和不甘。

这个世界总是如此不公吗?

是的,总是如此。

吉米内心深处响起无人能闻的对话声音。

李尔站在巨狼的尸体旁边有点郁闷,加上刚才吉米的指责就让他更郁闷,原本以为魔兽的话至少要比一般的野兽能抗吧?却不想还是一道魔法神箭之后就了无新意。

妈拉个屯这个魔法神箭的设定是有多逆天,区区一个一级魔法而已是要发展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核能神技了吗?

他一边在心里咆哮一边招呼着莉娜过来帮忙剥了这头畜生的狼皮,越来越高的月亮带来的是四周的温度变的越来越低,阵阵冷风吹过在李尔裸露的皮肤上激起一片片的鸡皮疙瘩,让他不得不在等待的时间里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啊嘁!”

......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
四川白斑疯医院
四川白癜病医院
四川白癜风
四川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