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资讯网 > 娱乐

黑无常在纽约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3:56

摘要: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不是生活怎么对待的你,而是你在以怎样的姿态对待生活,对吗。 凄楚煎熬了这么多年,骨子里对黑无常的等待似乎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期盼,随着时间的流逝,经历着形形 的人事开始越发的希望看到黑无常那张可怖的面孔,想要知道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面孔究竟是藏在一张如何的人皮面具之下,换句话来说,或者可能我对黑无常已经有了些许的“思恋”。

午夜梦回,当半片灵魂孤独的飘荡在深夜中的时候,似乎又听见了某个熟悉的声音,是残狼的吼还是黑鬼那冷然的笑声?我不知道,也仿佛又看见了那片铺满在阳光下的葵花地,这一切都像是前世的某种经历,从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也总是安静的躺在脑海记忆的深处,只是偶然一个提醒,不愿忘记。不知疲惫的奔跑,奔跑着,从来未曾想过前方会遇见什么人遇见什么事,更从未想过前方的自己是否还是自己,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执着一如既往的淡然一切一如既往的坚持初衷一如既往的热爱着生恐惧着死.......

身体有时候还是会痛,而早些年被别人所赋予的麻醉方式早已不起了作用,取而代之的只有默默的忍耐,默默的承受,直到现在这种感觉反而就像自己嘴边的香烟,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如果突然消失会浑身不自在的习惯,可见,我的身体是贱的。就像曾经我徜徉在苏河的河床之上,尽情的享受着这世间仅存的一切,我常常在想,如果早些年的那个人是我,还会不会像今天这样带给你诸多的忧伤,而我们的人生又会是怎样,我希望我是快乐的你是快乐的你们是快乐的。

这么多年了,黑无常在没有来过,也很少在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所谓的未亡人所谓的魂曲也该有一个圆满的句号,因为一切终将有一个新的开始,那年梦里我又去了一次苏河听风,又去了一次葵花地,又下了一次地狱之巅,婆婆依旧端起那碗酒,只不过她告诉我我就是黑无常,就是那个几年前想要夺取我生命的黑鬼,他就是我心里的阴暗,而我恰恰应该感谢那片葵花地,那只原本未残的狼,将它封印禁锢在囚情的牢笼里。

还记得曾经惧怕着阳光,我以为我病了,她以为我病了,在那个时候给了我无限的鼓励与生的希望,其实我本就是怕光的,因而深深的爱着无尽的黑夜,就像一朵读懂了残狼的向日葵,她早已深深的知道我便是那黑鬼,而她所做的却是让我活在了阳光下,推出了我,而将自己藏进了夜的牢笼,黑无常,墨白,葵花,还有一只温顺的猫,这本就不相干的生命体,而诠释出的某种关乎眼泪的东西,又怎是他人能懂得的呢?

当一切回归平静,叉过交点我们各自继续向前,可是,我坦然接受着生命中的一切,与我有关的无关的一切,哪怕自己心中要承受怎样的痛苦与折磨,即便黑无常不再追逐,也应该握紧那把残破不堪的战刀,不是吗,有人问起,就告诉他们,黑无常走了,去了纽约,而墨白葬在了葵花地,那么那片葵花地也早已立起了万丈高楼!

人生本就是一场苦旅,也如梦一般没有虚假也不曾有什么真实,你待它真它便还你真,你对它笑它便还你笑,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不是生活怎么对待的你,而是你在以怎样的姿态对待生活,对吗。

共 11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用虚幻的场景和离奇的故事诠释了人生,文章语言流畅干练,构思独到,读后让人对人生深深的思考,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太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四川治疗龟头炎医院
六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太原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四川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