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资讯网 > 游戏

香港小艺人生存现状肉搏艳舞求出位背后

发布时间:2019-12-01 18:20:45

香港小艺人生存现状:肉搏艳舞求出位背后

无线旗下艺人众多,除了陈豪、黎耀祥、胡杏儿等的一线小生花旦外,其他在节目中不时扮演宫女、衙差、礼仪小姐的艺人名字,大家又能说出多少个?林芊妤(Coffee)在无线默默工作六年多,一直寂寂无名,早前却因“厕所门”事件而“一夜成名”,事后她被无线高层乐易玲公开直斥严重影响个人及公司形象,最后更被无线解雇,正当大家认为她的事业、形象尽毁时,林芊妤却坦言“因祸得福”,她接受“易娱乐”独家访问,剖白离开无线后的另一片天,她坦言:“收入翻了几倍,前途也更清晰,不再只是过了一天便一天。”无线艺员工资低一向是公认的秘密,在成为一线小生、花旦之前,艺员赚钱、省钱的方法各式其色,“易娱乐”采访了蒋家旻、何傲儿、高海宁、沈卓盈、刘思希五位无线“小花”,她们向大家娓娓道来在无线的生存之道。离开无线 闯出另一片天“林芊妤(Coffee)”这名字,相信在“厕所门”发生前没有多少人会认识,她在6月中被爆与上市公司林知誉(Will)在伤残人士专用厕所“肉搏”半个小时,事件闹得满城风雨,被无线制作资源部总监乐易玲公开直斥严重影响个人及公司形象之余,最后更被无线解僱,正当大家认为她从此会绝迹于娱乐圈时,结果却偏偏相反,林芊妤坦言收入大有改善:“我本来以为自己形象尽毁,又被公司解僱,将来应该会沦落至在街头乞讨,但猜不到否极泰来,现在多了商演的机会,包括登台唱歌、剪彩活动、担任不同公司周年晚会的嘉宾或主持,商演身价也上升了两、三倍,以往我从没有参与过广告或担任代言,但现在美容、瑜伽学校、饮食方面也有公司跟我洽谈广告合约,当中包括内地的品牌,而其中一个广告更有六位数字的酬劳!”可能因为早前的引起了很大回响,多了人认识我,带动工作机会也多了。”对比马赛待遇大不同继林芊妤因“厕所门”事件被解雇后,前港姐马赛也爆出“艳舞门”丑闻,不过无线处理事件的手法却大有不同。香港小姐出身的马赛继去年底被爆与同性爱人汪子琦在上海街头亲嘴后,早前又再被爆出艳舞片段,形象尽毁,全城震惊,不过她幸得无线包容,为她在事件曝光后翌日举行会,又接受《东张西望》独家专访,诉说事件因由,即使被曝穿上情趣内衣跳艳舞,也只是停工一年,没有实时被解僱。问到林芊妤会否觉得无线厚此薄彼?林芊妤却反过来感激乐易玲令她看清前路的方向:“如果我仍很想留在这公司,仍很想拍剧的话可能就会觉得不公平,但之前已经觉得在这行浮浮沉沉多年,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留下来发展,多谢乐小姐令我在那一刻有了决定,‘被逼’地有了决定,就是要离开,so

far(直至现在)离开了也都很好。”林芊妤又鼓励马赛,希望对方可尽快度过难关。对于当初无线有没有听取其解释,林芊妤表示:“也有先听我解释,但最后对于公司的决定也只有接受。其实那一晚我只是喝醉了想吐,男友就陪我去厕所呕吐那么简单。我们进了厕所两、三分钟,我想吐又吐不出来,我一起身,他就亲我,我就推开他问他干甚么,我发酒瘟说只见过他两次,其实已认识了两个多月,之后有清洁姐姐敲门,我就醒了一醒,开门想说有人呀,但一开门就见到。(在厕所共渡半小时?)没有那么长时间,依稀记得最多只有十分钟左右,报导的片段经过剪辑,也不知呻吟声何来,而且为何会在呻吟声后还再交谈?但事件已过去也不想再说了。如果我当时处理比较好一点,可以简单说句‘我想吐,男友陪我’也不会有那么多负面报导,只怪自己不懂处理。”收入急升十倍以上林芊妤离开无线前是兼职瑜伽导师,被解雇后即转为全职瑜伽导师,她直言现时工作自由度更大,也感激一班学生没有离弃她,而且更有新学生的加入:“负面后,我的学生没有离弃我,反而更要求增加课堂的数量!我现在可以自由在外面接工作,不用拍剧,上课的时间也更弹性。”问到现时的实际收入情况如何?林芊妤透露:“其实我没有真的去计算总收入有多少,只能说教瑜伽方面,赚取的学费是1000港元一小时,平常上课都是一对一,每一堂我只教一位学生,因为我教的是治疗性瑜伽,现在一星期平均有六个学生,每个学生大慨上一至两小时,有些学生可能一星期上两堂。另外有人看了报导后,知道了我是瑜伽导师,更主动找我学瑜伽,早前我便飞到了加拿大,为一位刚坐完月子的妈妈教授瑜伽一星期。”除了有机会可以远赴加拿大工干外,她更获安排入住当地的5星酒店,每一小时更可收取1000加币学费(约5600人民币)。至于商演方面,她每一次都可收取5位数字的酬劳,现时她月入可达5万港元,对比以往在无线只有4000港元的月薪,可谓差天共地。本来林芊妤与父母、哥哥等一家七口住在五,六百多呎的公屋单位,平坦每人的居住呎数不足一百呎,但现在林芊妤已搬出来,自己一个人租住在数百呎的私人单位,林芊妤直言居住环境大有改善,也可以避免传媒跟拍时会骚扰其家人。叹不善交际局限发展林芊妤透露现时的理想是在两年后可以开设自己的瑜伽学校,问到有否想过将来可以再拍电视剧?她坦言:“没有,其实当初加入娱乐圈也是无心插柳。记得有次我同朋友饭聚,席间遇到了Wilson(无线金牌监制钱国伟),对方问我有没有兴趣进TVB工作,就是这样,我casting也没有就进了这行,在综艺节目《耳分高下》中扮演‘Sing

之天使’,当时也没有进过艺员训练班。”2009年加入无线的林芊妤,因《耳》播出后观众反应不俗,入行不久即签署了三年无线经理人合约,本应发展不俗,但林芊妤却坦言因不善与经理人交际而局限发展,:“签了无线经理人合约我不能私自在外接工作,所有的工作都要等经理人的安排,

我前后曾分别跟两位不同的经理人合作,但大家的关系也很一般,一年平均我只跟经理人通过4次,见面也只见过两次而已,我又不会上公司找经理人,没有工作便在家中等通知,最差时期试过连续两个月没有工作。”无线经理人工作量庞大,很多时要同时照顾七,八位以上的艺员,而且没有佣金,林芊妤表示:“我觉得不少无线经理人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打工仔,放工了就甚么都不管了,所以我觉得自己管理自己更好,因为会更紧张,而且在外接商演等工作的自由度更大,又不用被公司抽取佣金,所以当无线经理人合约完结后,我便要求转为普通的无线艺员合约。”干犯行内大忌“推掉工作”除了不懂与经理人多作沟通,林芊妤更犯上行内大忌“推工作”,而令情况雪上加霜,她表示:“本来入行初期,有不少监制也找我客串拍剧,但我当时只在意拍拖,为了争取与男友的相处时间,我便说谎要跟家人吃饭,没有时间去客串,慢慢的也没有人再找我拍戏。当初不知道‘推Job’(推掉工作)是行内大忌,当发现有问题后已太迟,惟有之后更努力,甚么丑女、卖弄性感的角色我也不介意去演。”林芊妤发奋图强,加上改合约后可以在外自由接工作,发展理应大有改善,但因知名度有限,工作数量始终未能有突破,林芊妤淡然道:“改了合约后,我仍有底薪,每年要替公司拍一定数量的Show,如果超出了某个数量的Show也会有额外的工资,例如客串一集也当是一个Show。最高峰的一年我试过在近二十套剧集中客串,工作量是好转了点,但都是一些小角色,直接的说就是跑龙套,无线艺人太多,有些默默工作了七年以上的艺人,观众也可能仍认不出其样子,喊不出其名字。”教授瑜伽帮补收入当艺人收入有限,但仍要肩负养家重任,为了帮补家计,

林芊妤动用多年储蓄,两年前花费5万港元考获瑜伽教练牌照,林芊妤坦言:“当艺人没有太大收入,觉得也要为自已的后路打算一下,于是决心去考瑜伽教练牌,最后更以两分之差就达满分的佳绩考获牌照,之后只要我不用拍剧时就会教瑜伽。”除了教瑜伽外,她又更坦言以往为了省钱,也不会正正经经地去吃一顿饭,有时候在街边吃一串鱼蛋、烧卖就当是一顿饭,幸好现在生活质素改善了,善待自己之余,平日也可以买一些小礼物送给家人,林芊妤坦言对于现时的生活很感恩。

民间笑话
中药养生
旅游快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