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资讯网 > 体育

魔装 第三八六章 尾随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3:14

魔装 第三八六章 尾随

苏唐的身形向前飘去,脑域中象太阳一般耀眼的元魄在剧烈震荡着,第一次动用元魄,让他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来得正好,可以⊥他把所有的杀机全部释放出去。

冲在最前面的中年人茫然的举起长剑,事实上他也知道此举全无意义,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苏唐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轰……轰……那中年人手中的长剑竟然被震得粉碎

,紧接着,剑光贯体而过,那中年人的上半身整个炸开了,化作飞溅的血雾。

苏唐再跨一步,剑光卷向第二个人。

那人身上已溅满了从同伴身上迸射出的血肉,他疯狂的吼叫着,抡起战枪,试图封住如海潮般涌到的霞光。

咔嚓……轰……那人的战枪从中截断,一般的灵器,已经承受不住苏唐的巨力了,接着霞光从他腰间扫过,他大半个声音被霞光吞噬在其中。

苏唐手中的剑光一绕,卷向第三个人。

那人惊骇拒绝,眼见同伴象土鸡瓦狗般被人捏死,他彻底丧失了斗志,转身就要逃,可惜他的速度差得太远,刚刚起步,一抹霞光从他的胸膛中透了出来,霞光在瞬间膨胀,他的身体也象气球般越胀越大,随后砰地一声碎了。

苏唐的剑光又卷向第四个人,对方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看着霞光向着自己涌来,一动不动。

不过,还是有人能做出反应的,走在最后的一个年轻人一边向侧翼快速退却,一边摘下背后的长弓,遥遥瞄向苏唐。

嗖……乌黑色的箭矢激射而出,射向苏唐的太阳穴。

这时,一片黑幕突然从空中垂下,正撞上偷袭的箭矢,箭矢断成数截,迸向各个方向。

持着弓箭的年轻人看到习小茹,心中惊骇不定,天煞刀就是习小茹的招牌,只要她亮出刀,总会被人立即认出来。

一个苏唐,已经能给他们带去致命的威胁了,再加上习小茹,后果想都不用想,那年轻人连弓都不要了,一把抛掉,反身就逃。

习小茹不会放过射暗箭的,释放出星陨诀,三个起落便追至对方身后,挥刀横扫。

那年轻见逃不脱,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索性回身迎上天煞刀。

此刻,苏唐已经奔着第五个人飘出去了,他的动作似缓实快,对方看到苏唐奔着自己飘来,下意识的去拔腰间的长剑,可他的长剑刚刚拔出一半,苏唐释放出的剑光已经及体。

那人连哼都没哼出来,大半个脑袋已飞起老高。

轰……那边的习小茹已击飞对方手中的短刀,接着天煞刀从那年轻人身上斩过,那年轻人的脑袋还有肩膀慢慢脱离他的身体,跌落在地面上,随后他的人也跟着扑倒。

无忧山的人一个个面如土色,那些倒下的毕竟都是大宗师啊,刚才还在一起意气风发的谈论着修行界近期的变化,转眼就被人象宰小鸡一般宰掉,这对他们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修行者的地位总是高高在上、令人敬畏的,可长生宗的人已经成了无助的羔羊,这不是战斗,而是一场屠杀。

苏唐的灵炼法门本就有作弊的嫌疑,借用灵魄提高自己的灵力、速度,以前对付大宗师级的修行者,便占据着大幅优势,就算是莫彩情、白冰那种巅峰期的大宗师,也不是苏唐的对手。而现在,苏唐拥有了灵魄,优势增加得更多,从头至尾,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苏唐手下撑住半招。

他们连苏唐使用的灵器都看不清,只能看到滚动着的、耀眼的光芒。

第六个人倒下了,接着是第七个,再往前,就是疏疏落落的林木,无忧山的修行者早已躲到了远处。

习小茹把天煞刀扛在肩上,缓步向苏唐走来,苏唐扫视了一圈,所有的人都在躲避着他的视线。

苏唐收回剑光,和习小茹并肩向外走,这一次,再没有人说废话,他们巴不得这一对煞星快点离开毒龙域。

在林中慢慢向前走,无忧山的人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苏唐和习小茹离开。

“魔剑真的有这样厉害?”习小茹低声道:“居然一下子让你强了这么多”苏唐曾经和哑奴交过手,也就在几天前,那时候苏唐的战斗力远远比不上现在,而她还在为怎么样离开毒龙域而担心,怎么也想不到,获得魔剑的苏唐会出现如此巨大的提升,

“确实让我得到了很大很大的好处。”苏唐道。

“你现在已经三个魔装构件了吧?”习小茹问道。

“前些天我得到了魔之心。”苏唐道。

“那不是一共有四个了?”

“嗯。”

“我一定帮你把剩下的构件都找到的”习小茹发誓一样说道。

“怎么感觉你比我还急?”苏唐笑了笑,他心里感觉很温暖。

“你到处惹事,如果没有魔装的庇护,说不定哪天就会得罪一个得罪不起的人。”习小茹道。

“我惹事?我惹的事有你多?”苏唐奇道。

“你和我怎么能比?我有师父、师祖护着,一般人根本不敢对付我,再说了……”习小茹撇了撇嘴,随后语气变得低沉了:“那是惹事吗?我只是想给家里人报仇”

苏唐见习小茹神色低沉,急忙道:“那小子是什么人?和你有仇?怎么又跟在我们后面了?”

习小茹蓦然转身,向后看去,后方一片平静,找不到人影。

“那个混蛋”习小茹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是萧家的人。”

“萧家?”

“铁马惊雷萧的萧家。”习小茹道:“位列七大世家之一,怎么……萧家都是这种死皮赖脸的人么?”

“你们怎么认识的?”苏唐问道。

“前段时间,我被哑奴所伤,然后他不知道从哪个老鼠洞里钻出来,把哑奴吓跑了。”习小茹恨声道:“其实没有他,我也能对付得了哑奴,可他却咬住这件事不放,一定说对我有恩,让我报答他,真是真是不要脸”

“这样啊……确实不要脸”苏唐很赞同。

树后,那年轻人脸色阴晴不定,他听到了苏唐和习小茹的对话,但只能听着……

荆门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十堰治疗卵巢炎医院
蚌埠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荆门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十堰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